银鸽♧

no 懒觉 no life

好哎!俺又来宣传一下我的新视频(扭捏)来看看来看看!

这两个月真的没怎么写文完全是在辛辛苦苦生这个崽,和甲方很晚了都在对文案视频改稿子,绝对会是以后很难忘的回忆的!

仍然是国产乙游安利解说w 希望大家能去看看了解“银鸽”身为up主的一面,也希望大家能多多支持我最起码看到了就进来看一下嘛!

那么……


“我是银鸽,我们下期再见!”

斯哈斯哈斯哈呜呜呜慕廪宝贝终于到家了!!呜呜呜老婆生日快乐again

You're my honey,my baby my hotest sausage,my moompie!!

买两个一个用来挂一个用来收藏呜呜呜宝贝我好爱你

驭骨人会出就多出点!!

[钟荧]陌生故人的来信

*民国背景,荧第一人称


*灵感借鉴于《隐形守护者》晓曼短信,双中共地下党身份,与历史或有出入错漏多容


*全文共5k+


*文中划线处皆为模拟真实书信划线部分


*可配合《好久不见》一起食用


      origin:缘何相错?名讳避深。


              ————


致钟离先生:


  展信佳。


  既是陌生地址,又是生分姓名,想必先生收信之余定有不解罢。倘若是他人也许便原路遣返了,但我总无端相信先生定不会如此做。先生是向来不喜欢多卖关子的,此间多语却是情难自禁,还望见谅。


  钟离先生可还记得“旅者”?


  我那时以代号禀告先生,实为不得已,未曾设想今后便再没有机会了。家人原先送我与兄长留洋,是为躲避国内的战火是非,哪知命运弄人,兄长在壹九三二年初春回国参加地下党,从此竟杳无音信;家人也在颠沛中走散了。我时而年少,内心悲愤,于是于次年春转而回国追随兄长步伐,一是了却兄长心愿,二也盼能得到些他的消息;从此便将名姓埋藏于心底,誓是不寻回血亲,不再启用。“旅者”……漂泊流离,孤旅之人也。未曾设想此后竟遇了先生,也正趁应了那句谒子:“聚缘散缘,有聚有散皆为缘。”记得那时“假夫妻”任务结束,我与先生共回据点等待下一步调令,天气极寒,白雪埋了半窗,身侧皆阴湿,偏我怀了先生的军大衣,望先生脊背笔直,面容如玉。或许先生当时已料到此经诀别也许再不能见面,心内怆然;面上可未曾显露半分,只是含笑问我是否愿闻“岩君”代号由来。我自认腹内尚有几分薄墨,不是粗鄙之人,悟得先生乃是愿与我交换真实名讳;此后又常常自叹实乃拙而不知,竟未曾想到薄线将断,前程渺茫,先生您是在挽留念想,是在续缘。


  好在上天尚不至于如此残忍,如今还赐我书信一封得以弥补缺憾。


  先生此番便请记好了。“绮绣相展转,琳瑯愈青荧。”我无姓,而单名一“荧”字,是故金发金瞳,父母以取“荧火”之意。


  当时时局动荡,人人自身安危尚且不顾,我等特殊人员除去莫逆之交,便只余夫妻间互知名讳。未能察觉先生用心之良苦,想来是忧愁怒火蔽了双目,如今实在悔恨,想当年若是应了,也许便能与先生相濡以沫,结发偕老(被草草划去,浓重笔墨到看不清原本字迹)时至今日,赖乞先生原谅了罢。


  但那日实是匆忙,未曾想到调令下发如此之快,有半句称赞尚未能出口,便匆匆拾起皮革箱裹雪而出。我本以为总还有机会对面向先生说,如今便也一并交代了:“岩君”这称谓,实则是极为适合先生的。三六年我初见钟离先生时,便甚为惊艳,暗下自忖这雅号真如支狼毛毫笔,两字便勾得了先生神韵。彼时迅哥儿有文称论中国人的脊梁,我对此印象极深,因为是经由我手发出的——当时该文几近腰斩。本是百思不得其解,见了先生才恍然而悟。我私以为中国人的脊梁需得岩铸,正如先生一样,温良隐韧,又坚不可摧;然而一“君”字收尾,便又有了几分如沐春风的人情味。当时先生撩了青布长袍踏在阳光里,丰神俊秀,低垂着眸而一并染了金辉,一字字对我吐露说“岩君”,我便如女学生中格外呆头的那一类,浑然不知所以,痴得立住了。明明四方龛旋,官场应酬也迎合了不少,本应对“翩翩君子”们练就了一副疏离心肠;那日也心下紧闷,害怕情报网有无疏漏,满眼春光难以入心;可桃李正艳,先生对我一笑,这一切竟就烟消云散。想必是当时便对先生有些情愫了吧(娟秀的字迹被粗粗几笔杆子抹去)


  经年后我重返故地,仍是阳坡碧草,莺鸟啭鸣。如今已成了绿荫学院,莘莘学子嬉笑漫步其间。虽不见故人,却于彼时立处旁橡树上解得微蚀红绳木牌一枚,上书楷行八字,庄正而柔软几分,曰“君思远旅,切莫相忘”。想来是……


  若是从此再无交集,便也罢了,还可以安慰自己只做偶得美色润眼罢,偏偏此后与先生交集愈深,我也只能有几分迷信地推说给命。您也知道,老上海纸醉金迷,人人顾步自危、杯弓蛇影,偏偏还要装出一副歌舞升平的粉饰模样。我虽心怀赤诚,奉命至此,也难免同流而合污,有时连自己看着手上金污都厌恶。因而听说“假夫妻”任务时,我明知是组织上欲以此身份护我周全,仍是反应强烈。回家尚要与陌生人做假身份,如何委屈的了?后来未曾想到竟是先生主动来寻我,邀我坐在转角的“太平”咖啡厅里。我当时虽为报社记者,犒劳自己一杯咖啡不成问题,却无空也无心“一下楼”。那日刚好因组稿而午膳未进,腹中空空,因而欣然前往而牛嚼牡丹,吃相如今回想而汗颜。先生您到也真是好耐心,想必是观我眉间已有餮

足神气,这才与我共议。年老浊神,当时谈话内容已模糊了,只钟离先生一句“发现搭档是你,于是欣然献丑”如今记忆犹新。暖气正好,我偷眼望去,见先生一袭裁剪得体的深灰高领毛衣,眸光微动,面颊似有微红。我于是也莫名郝然了,口中是柔软香甜,眼里是香兰美人,想来是提拉米苏里的利口酒蒸热了脸,不然钟离先生之后为何要笑呢。


  我一向是不大胜酒力的。


  后来签字、盖红头章一类琐事,竟如迷霭留晦,如今浑然记不清了。印象偏深的倒另有他事,便是从今往后可以正大光明地挽住先生的臂膀出席宴会了。灯舞琉璃,光与酒都是极好的,一厅人却各有心思,走狗,同志,敌党,商人…我也搽了口红香粉,裹着金丝旗袍,面上端着笑若灿桃,浑身的重量却瘦的只剩大腿上绑着的一枝女士手枪。那真是如履薄冰,倘若露出些马脚,多探听几句,回家路上被射穿头颅时都要做个冤死鬼了。后来有了钟离先生,竟莫名有了几分底气,纵然陷在了豺狼虎窝里,也知不唯己一人。有一次竟与汪精卫打了照面,我当时尚且陷在南京伪政府事件的沉愤余韵中,只牙齿簌簌打战而说不出话,想来应也是面色铁青。后来先生半夜支起手腕抚我眼睑说当时我眼里真像是要喷出火一般,又忧虑说旅者的眼难掩情绪可怎样才好。那走狗想必也有所察觉,我像是一脚已陷入泥潭,幸而先生及时出现引走该人。此后夜里闻先生披衣下床,不多时又轻手轻脚复躺回被褥,我第二日便托人为我翻了街角垃圾箱,瞧见报纸包住一精致八音盒,拉开小木匣子是一枚崭新的黄铜子弹,上刻“新婚礼物 汪”。先生待人真是极好,竟忧心我至此地步而半夜避我去丢。但我脚着布面拖履,捏那粒小小的冰凉金属站着,似有冰水自天穴灌注至脚心。若没有您,我不知已做了几道黄泉上的野魂。


  我从此便知欠了先生一条命。


  回想起来,做“夫妻”不过短短二载光阴,往后漫漫岁月却总逗我回味发笑。我自幼娇气,锅碗瓢盆是不曾触碰,乔迁日也只能硬头皮强作贤淑妻子,擀了碱面似有拇指粗细……我自食尚且时常起身添水,钟离先生却竟如无事发生般吃净,还捎带着洗了那对青瓷碗儿。次日报社开会,回家路上我才惊觉未曾制备晚膳(我一人是颇无所谓的),天擦黑时推门,却见先生正将小锅备上桌,雪白笋块尚且欢快咕嘟冒泡。我说惭愧,您却说革命夫妻无需拘于此节,此后厨房竟无我用武之地了。我时常暗自羡慕您那双手,白净修长,骨节分明,雅看可读书阅报、叩敲字机,往俗了说还能下厨炊煮,甚至于修理家中轿车时沾了黑泥油污也不显难堪。


  钟离先生真是个妙人。


  我时常庆幸后来一段日子倒像是真与先生做了夫妻,虽是不宣而心照,稀里糊涂偷了些亲密时光。那时我知先生对我有意,但乱世中无人能言说未来,我又是前程渺茫之人中最为零落的那一个,表面狡猾光鲜,实则谁带起一阵浪来都可悄无声息将我淹去。这样的人,名讳都不能相告,如何接受您的爱意?钟离先生您实在……实在是极好的人。本想等一切落定后亲自告你,拥你,补偿你,无奈此后竟愈发调往海外,断了本就微渺的联系。如今回想那些时日,我自知这样做实在是不好,是卑鄙的,但当时一方面不能自抑,另一方面又安慰自己难却先生意,偏得先生纵容,于是有时便也任由决堤去了。此番作言,叩承先生宽容。


  此外印象极深的还有二三事。一是某日强作雅兴,于书房伴在先生身侧阅书(我以为编报传令眼累,故不曾设私人书房;未想先生交递电码之余仍有此雅志,初闻真令我瞠目),忽而起了兴致问先生缘何选择了情报与潜伏工作,我以为您此般光明磊落之人,定会申请奔赴前线与战火交锋。先生当时握了我手,也笑,说起初确实如此打算,未曾设想情报人员紧缺,自己又有几分浅薄学历,于是被组织强摁牛头喝水般遣送回上海。记得您随后便正色说,在后线也未尝是埋没,若是能如陈独秀、李大钊一类仁人志士以笔为枪,为时日之中国开辟出救国药方,那么无论身在何处,心内也是快意的。我深以为然,却见您仍郁眉未展,再三追问您才说:“天地怆然,救世之法层出,然无一止痛焉。人间非梦,蠹蝻遍生,改革尚如泥履携水,四方瓦解而难行。我等虽投身共产,尚不知前途几何,惟愿直觉极准,勿教同辈卧血尝胆,而吾辈枕玉帛却寝食难安。心下苦闷矣。”我心亦隐恻,只能慰先生说但且行罢,倘若一腔热血满洒,总教祖国多一线光明。我抚先生面颊,望光流转尔瞳,随后被先生拥入怀中说真幸得有“旅者”相伴。


  先生你瞧,我等夙愿,而今尝矣。


  二则是那册《浮生六记》,钟离先生还记得否?那时我与先生已然熟悉,于先生闲暇谈话时也敢随意举动,发表些见论了。我痴痴捧脸说沈复与芸娘之情实在难得,可先生却不以为然,认为沈复侍妻之余仍不绝妓迹,是过分多情。我记得当时自己驳说,沈复难免古人之陋习,然与芸娘伉俪情深、从未纳妾,芸娘病后更是衣不解带久侍床头,已属不易;况且唤妓也不过是饮酒作诗,时时禀告芸娘,从未作出甚苟且之事,以当时的道德标准来说,足担“一世一双人”。“而且沈陈二人尚能游览河山,只凭这点便足教人羡妒了。”先生只捏我鼻尖说我定不负你,随后便笑不语了。我一向知钟离先生待我极好,玫瑰、香囊一类时鲜玩意是时时见了便买回赠我,却未曾想到您将这句玩笑话记了如此之久。那时上海局势得以暂喘浊气,钟离先生竟意外为我批得几日假期,携我共赴扬州。此后几日所见闻如今仍时时浮梦,犹记是夜与先生共赴莲花寺,真如沈复所言,“寺中突起喇嘛白塔,金顶璎珞,高矗云霄,殿角红墙松柏掩映,钟磬时闻。”与先生分食芝麻糖团一碗,甚美,想来大抵是应有您在。后又登莲花桥,立青石板而飞跨河面,桥下是月波粼粼,行人相挽于堤岸,溯游结灯。点点暖色簇拥而下,胸中苦闷思念也尽被这一河灯火悠悠载去了。先生尚忆否?当时立于桥端,先生递与我一珐琅金盒,表面还熨帖着手心的温度。您说是亲手采了霓裳花研了胭脂虫儿,乞熟人相助,调和了金粉而制成的口脂。我揭开看,色泽红艳娇润,浮着一朵霓裳花儿,是从未见过的好颜色(前几日在盒面上见金线勾出荧虫几只,想来是命定的巧合)。于是即刻便擦上,问先生可还相配,又笑问说您缘何好兴致,赠我如此贵重之物。那时情景仍历历在目,晚风也调皮来抚先生鬓发,您长松磊落,负手而立,灯火勾勒出脸侧金绒而笑容柔软。您说:“你忘了。今日是你生日。”


  我的眼泪于是扑扑落在围巾的暖绒里。


  年老神浑,絮絮多言,这才忆起有一事尚未提及。钟离先生的眼干痛楚可曾治好了?我初见先生时便望您眼角泛红,后才得知原是电报繁密复杂,先生又不忍搁置,总是强为熬眼所致。不过虽是病根,却为先生平眉星目添了几分美人情色,想是纣王也未曾见过此等天成惑色罢?但久搁总是不好的,先生偏又并不在意,总以为与前线同志想必不算什么。我原先还可托人购了飞燕牌眼药亲手为先生滴上,分别后总时时忧心先生的眼疾,疑心您无人伴身侧提醒,是否记得随时润药。想着想着这才惊觉,原来先生您也只是一介凡人啊。经年飞逝,想如今医学当有了更好的法子,先生的眼干应早已痊愈了罢。


  新中国成立不过三年,我便寻得了兄长。真是上天怜我,据点解散时纸张狼藉,偏教纸团绊了我脚,展开时只见上书风发“行者”二字。犹如遥遥有神灵护佑,我如被观世音菩萨的杨柳条忽点了灵智而哆嗦不已,就此无明无夜纠察下去,果真寻得了兄长足迹。真是命运弄人!原来他那一面也在寻我,骨肉相见,相拥泣笑,涕泪沾襟,狂喜而似乎要发了癫痴。我后与兄长促膝而聊起先生,听他沉吟说真是命格护你,乱世中竟遇上此等君子。兄长名为“空”,同我一般未曾嫁娶,如今幸而二人扶持,于汪洋之外清度晚年。


  前些日子见报而一眼寻得了钟离先生。虽也鬓发斑白,岁月还是没能在您眼里刻下痕迹。世上怕是再没有第二人有如此光芒凛然又沉稳平和的君子神色了。于是几十年后,终才知了先生名讳地址,一面感慨您竟尚未忘记“旅者”故人,一面匆匆作信相寄托思。我是人世间百无聊赖的一个大粗人,提笔多思而不知所言,又无甚特别文采,望先生勿怪。与先生分别时诺言实然真心,却未曾兑现,终将化为谎言托给了东风,惭愧,惭愧。如今前尘淡忘,先生此般聪明之人定是早已发悟而看破了我的脾性,将作戏言了罢。临表涕零,(浓墨抹去)。如此甚好,甚好。


  惟愿先生平安喜乐,勿忘……故人。


                              荧


                    壹久八零年八月


                    书于美利坚家中

❤️

长殇是曾经梦见过的人,和朋友说过这个梦她说说不定就是前世呢hh

现在定位是自设cp,我真的很爱很爱他

有空给大家讲讲那个梦,讲讲我们的故事

至味满人间 · 食春色

 

前记:四月将凋,长沙颇有初夏意味,感而提笔。


  春多食酸。

  经过一冬的沉眠和饱醇,味蕾也是时候自复苏中接受一点新刺激了。于是撤去便于储存而味厚的吃食,总是希望杯里,盏中能多一点柔软清亮的新颜色。但在此之前,就像复苏的熊需要嚼食嫩芽,些许酸辛,些许涩辣是开启春色所必需的篇章。

  江南地区最直观的体验,便是新鲜辣椒。

  坛中捞出的剁辣椒,干瘪而味呛香浓的干红辣椒足以抚慰冬日肠胃,却总比不上市上新出的辣椒。这大概也可以勉强桂之为蔬果吧,总之,鲜亮饱满的外形会让人在视觉上便为之一振。“湖南人辣不怕。”煎一双荷包蛋,辣椒洗净对剖下锅,任由新鲜抱溢的辛辣汁水渗入鸡蛋表层煎得微焦的脆壳,不知要浪费多少白米饭。疫情汹汹,菜市场中各式辣椒的价格水涨船高,奈何我家总是割舍不下,宁可委屈少吃些肉,也要拜托母亲勿少放辣。特别鳝鱼,雄鱼头一类食材,无辣子,下箸便净是腥气。好在少吃些肉,这在春天倒也并不难。

  吃罢辣仍不圆满,总该吃点水果吧。没有夏秋季节的丰腴甜熟,春天的水果都难免喊着一些酸味涩味。好在汁水总是够的,吃的可不就是新鲜气么?“桃儿杏儿李儿”,还连着枝叶的嫩黄枇杷,瞥上一眼难免口舌生津。我尤为亲切偏心的是琵琶,老家门口有枇杷树亭亭如盖,小时在树下曾拾得一枚硕大深橙的枇杷,表皮开裂而爬了蚂蚁。当时倒也不嫌,以为很稀奇,拿与母亲看,不料她却洗净去皮食之。她说,从没吃过那么甜的枇杷。

  那颗枇杷树硕大无比,伴着母亲长大,如今每年仍盛产枇杷,分与左邻右舍还能剩下不少,实在是一颗好树。

  年年春天都会有的景观,也是孩时尝鲜的玩物——是花。日本喜食樱花麻糬,中国更是自古便有雅兴,玫瑰饼,桂花糕...不过孩子是没有那么多讲究的。严格来说,食的并不是花,只不过寻得那种鸡蛋大小、深红浅紫喇叭一样的花儿,自尖嘴处摘去花蕊,然后便吸。是真有清清的甜味呢!年岁渐长,回想起便有了几分忌惮,怕泥,怕药。但从前倒也未出过什么差错,大抵土地对幼童总是很宽容的。这些天时发暴雨,落下一地花泥,看得有些痴。

  只是可惜了一地花儿。

  像这样四处乱窜的童年,有时倒也能真寻得宝。江南一带,下雨前空气里的水汽黏腻厚重到指尖都能感受重量,但雨过的微风吹拂在脸上,还是叫人欢喜。“雨后春笋”这个词用的实在是好,大小笋头破损而出,是目光都能掂量的喜悦。那时我所疑惑的却是大人的眼总能透过黄土,掘出甚至还没有泛青的幼嫩新笋。这真是很神奇!煮笋需配荤腥,还要点功夫,除尽泥腥苦涩,唇齿间才容得脆生生、白嫩嫩的本味。吃笋配大猪五花是万无一失的操作,点上香油,看着红肉白笋在锅中翻滚,倒春寒的身子也浸在这热气里一点点通透、苏醒了。

  香味逐渐浓厚了。还是让我们回到春天清芬的本色里来吧。倒也不是说茶是春日的专利,甚至我偏好的是偏离主题而更为浓厚圆润的红茶,只是我想,一年伊始还是需要饮茶的。说来羞愧,我喝茶,用汪曾祺老先生的话来说,是“牛饮”。不论品种,不论方法,总是放入大量的茶叶,开水冲出一保温杯以应对一天的生活。不过也许春天里人人都有一分浮生半日闲的耐心,这时适宜选择绿茶一类更为清淡的茶种,欣赏蜷曲的叶芽在热气中展开一盏青碧,然后徐徐品之。有情调的还可选择更为诗意的花茶,只是我以为总以热水冲泡为佳。冷水中的茶叶,总像有几分施展不开的委屈。

  春天是苏醒和新生的季节,人一样,鸟兽草木也一样。好不容易熬过一个寒冬,万物都在萌芽,其实倒也没有太多盼头。不过少了吃,这还真是一个听、嗅、视觉的盛宴,前几日还看见一对鸟儿,白腹扇尾,从没见过那么大的!风带来生机,得抓紧时间踏青了。唯怜上海小友,被封住一春好景色。掠过半口春色,暑意来时相见。

  星城的夏日快到了。

魈生贺文自捞

我心碎了

感觉昨天魈的生贺文写得超级用心的,洋洋洒洒几千字都是一点一滴的心意,是自己看了都会感动的程度,结果却没有多少人看见……所以来自捞一下

走这里 

[魈生贺]从校服到婚纱

是很久前写过一个多人短篇的扩写!对这个脑洞很满意所以拎出来做一个个人篇生贺!


含彩蛋全文约3k字


送给今天的寿星,最最帅气可爱的夜叉大人!新的一年也很爱你🥺


————————————

Ver.1

  不是吧,2202年了还存在小混混打劫这种戏码?


  你不动声色地上下扫视两眼,嗯,很好,是同校生的校服。白皙的指节探入挎包将校服和学生会事务本向内推了推,转而开始摩挲防狼喷雾冰冷的瓶身和迷你版以理服人尖锐的金属刺。果然还是用这种方法快一些。


  只是还没来得及动作,你便被那一抹柔软清冷的金色猝不及防包裹下陷。


  少年的动作干脆利落,点到为止却又蕴含着隐隐的肃杀之气。是那种很罕见的金色虹膜,黄金般澄澈的色彩中隐藏着锋芒与凌厉,又被眼角的晕红勾勒出柔艳。他轻描淡写地松开混混的手腕转身欲走,夕阳将锐利的剪影都柔和三分。


  “...等等!"


  他似乎没有想到你会挽留他,略微惊讶地瞥了一眼你后一言不发地垂下眸子望向被你捏出褶皱的衣袖。”呃..."你向来不是意气用事的人,无奈身体却比思维早一步行动,只得胡乱说句话搪塞过去。“同学你的红眼影..."少年似是有些不悦,皱眉欲把袖子抽出,却被自知失言的金发少女更为急迫地双手抓住:”等等!同学你是哪个学校的呀?“ 

 

   他抬眼。


  面前少女的面颊因为窘迫浮上少许红晕,和发丝同为金色的眼睫像蝶翼般轻颤,像是糅杂了阳光的浅色蜜糖。清浅,易碎,又似乎蕴含着一股力量。


  ”...魈,璃月一中。“


  你也不知一向冷静干脆的自己为何会一而再,再而三地纠缠住少年。


  他也不知一向厌恶纠缠的自己为何会在回答你问题后额外多说出名字。


  现在回想, 也许有些事一开始就是命中注定。


Ver.2

  

  自那以后,你像是魂丢在了隔壁一中,每每还没下课便能看见学生会长调整好书包带,以身作则准备第一个冲出教室的样子。被打趣去找男朋友时你也笑嘻嘻地不恼,有时还会回想起什么一般面上烧红。于是打趣你的人也就渐渐当了真,一个个压股压得好不热闹。风暴中心的人却毫不在意,你总是在心中盘算着今天买什么奶茶,一边加快脚步朝隔壁的校门奔去,心情正像任何一个正在暗恋的人一样,咕嘟咕嘟在暖阳中泛着气泡。魈是体育生,因为训练推迟放学是常有的事,你也不急,总是举着两杯奶茶坐在看台上,晃悠着腿看着他从你面前一圈圈跑过,顺便在心中馋一馋少年人的肌肉线条。每次你的奶茶杯中见底时,魈的训练也差不多结束了。


  后来魈承认,每次大汗淋漓跑过时,看见少女柔白优美的小腿在面前晃啊晃啊,总会感到一阵喉咙发紧。


  魈一开始是不愿意喝你买的奶茶的。无奈你每次被拒绝后总是低着脑袋,像小鹌鹑般一声不吭地举着那杯奶茶在后面跟着,他每每只得败下阵来。


  是面冷心热呢。


  他没有告诉你,也许是为了消耗那些奶茶的热量,也许是为了某种难以说明的情愫,他将放学后跑步的路程增加了800米。


  再后来,他会习惯在开始运动前朝看台望一眼确认你的存在;再后来,他会拜托队友提前买好两杯温热的奶茶;再后来,他会先送你回家。


Ver.3

  ”我们家那边有个庆典,要来看吗?“


  推着自行车送你回家的路上,魈忽然没头没脑地来了一句。见你不明所以的望向他,墨色头发的少年有些不自在的轻咳一声:”...你之前不是问我为什么涂眼影吗。来看的话,你就知道了。“


  ”!好呀好呀!是特殊需要吗?魈涂眼影一点也不阴柔,很好看哦!“你惊喜地笑起来,眉眼弯弯。”算是吧。“魈不置可否,随即又补充道:”我可能没时间去接待你。不过...你应该一眼可以看得见我。“


  一眼可以看得见?


  直到庆典开始,你才明白这句话的意思。


  台上佩戴面具的夜叉煞气腾涌,你却一眼认出了那正是你的少年。平日里不苟言笑的他在舞蹈时竟有着那样一股喷薄狂放的力量,虎虎生风的棍花席卷身旁的青色火焰,枪尖随着赤足舞步平扫云霄,纹刺狰狞纹路的身躯爆发出力量,就像是千年前的夜叉,与那青黑色的业障火焰纠缠着,嘶吼着,明明身缠怨鬼,每一步都踏于刀尖,仍然探出獠牙,横扫这世间一切不公。我身为恶鬼,却心向光明。


  直到一舞结束,你都久久未回神。


  原来那赤红的眼影不是为了衬托谁的妩媚情色,而是淤泥中的夜叉,血泪凝结成的恫吓威严。


  “让你不舒服了?”望着你一副愣神模样,魈垂下眼睑。“没有!”敬佩和爱慕在心脏腔室中收缩奔涌,你急切地想要表达,无意中甚至一把攥住了少年的手。


  你注意到,那双仍在舒张骨骼的手掌有了不同于年龄的疤痕茧印。


  “魈超级帅气的!看你跳舞时,明明是很帅气威严的舞蹈我却好想哭,感觉魈就是这样,从来不辩解不洗白,宁愿独自背负一切也要秉持心中的道义理念,这样的魈……”


  你脸红了。


  明明是少女先握住自己的手一气儿倒着豆子,如今却先羞了。篝火为魈的一侧面颊涂抹上柔和的暗光,他听见自己笑了。


  “嗯。”


Ver.4


 确认关系是在某个春光融融的下午。


 你脚步轻快地下楼,却意外在小道尽头看见了朝思暮想的少年身影。在他人眼中难以接近的魈端着两杯和他并不搭的包装粉嫩的奶茶,不顾旁人意外戏谑的眼神,有些不自在地冲你点了点头。“今天比赛,回来得早。”时间像是和春风一并在耳旁慢下来,鼻头酸涩,你放任自己的娇纵扑入他的怀中,像小狗一样蹭来蹭去,鼻尖充盈这冷冽清香的气息。是喜欢的人的气息。魈的身体仅仅是僵了一瞬,随后放下奶茶缓缓地、缓缓地,像是拥抱最心爱的宝物一样,将他的世界圈紧在怀中。


 “和我在一起吧,荧。”


Ver.5

  回忆结束。


  你看向身旁挽着的魈。中式婚礼是你选定的,因为想给深爱的夜叉先生一个足够宽慰温暖的归宿。隔着朦胧的红头纱,你仍能嗅到他的身上那令你安心的气息,内心从未枯竭的爱意又开始冒泡。“很紧张?”察觉到你的动作,他侧过头。这一次,眼角的殷红是为你而染,是柔软的情愫,温柔至极。“没有。”你摇摇头。


  只是想起高三那年最后一次运动会,你在铁丝网外陪我跑完了最后一圈。风中夹杂着你身上独属于清心的冷冽花香,你不知道那一句“我在,坚持”对即将脱离的我有多么神奇的效果。因为你,我第一次长跑满分。


  亲爱的先生,能交织入彼此的过去,我好荣幸。谢谢你让我进入你的未来,未来,也一直走下去吧。


  “一拜天地——”




彩蛋:(因为是定时发布所以直接放了,还是希望大家能给我一张粮票)大家好呀,非常感谢大家能看完这一篇流水账!彩蛋是从入坑以来到现在的一些心得,首先就是懊悔呐!非常可惜上一次魈过生日时我还没有入坑,盼天盼地盼月亮总算等来今天了!其次就是真的非常感谢,感谢自己能遇见魈这样一个交织矛盾魅力的角色,也感谢正是因为他才让我和大家今天在此相遇❤️魈宝这个角色有人觉得只是纯粹的大emo人,但我觉得不是的,我想魈就是璃月的暗夜英雄,就像本文里所写的那样,“我身为恶鬼却心向光明”,哪怕是人人敬畏的凶神,他也在用自己的方式赎罪,守护着所有一切的美好,秉持着心中道义。当然了他也常常一意孤行,好在我们旅行者的出现,能在今天为他过一过生日,收到他的信件,摆下一盘杏仁豆腐恭候佳人归来。

祝魈2022年4月17日不知多少岁生日快乐!谁说站在光里的才算英雄,you're my hero!新的一年,免遭业障侵蚀,与爱人相伴,虽然在屏幕的另一端但请相信大家都很爱你呀!

最后的浅ps:卑微高中生今天可能没法上线,有没有哪位好心姐妹能把魈生贺信件粘贴到评论区给我康康(戳手指)